疫情之下中国基层官员开直播拉近与民众距离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下,中国基层官员开直播拉近与民众距离

中新社呼和浩特3月23日电 题:疫情之下,中国基层官员开直播拉近与民众距离

视频连线时,美国数位专家表示,美国疫情并未得到控制。美国科罗拉多州针灸与东方医学协会主席伊丽莎白·斯佩特纳格尔博士说,美国缺乏新冠肺炎检测能力,导致很多患者不得不居家隔离,直到病情非常严重才能进行检测。

“法布雷病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尽管疾病病理改变典型,但是由于累及多个器官,临床表现多样,导致患者散布在许多科室,特别是儿科、神经科、肾脏科、风湿免疫科、消化科、皮肤科和心脏科,一种罕见病分散在这么多科室,导致其诊断非常困难,这种情况不仅在中国,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往往从发病到确诊时间需要十多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袁云教授表示:“我们认识和诊断法布雷病有20年的历史,尽管在国内长期推广该病的诊断知识,但由于其罕见性,其临床诊断困难依然存在,患者即使获得确诊,之前没有特效药物可用,许多患者在焦虑痛苦的煎熬中慢慢处于绝望之中,甚至于有的患者随疾病的不断发展因肾脏功能衰竭或心脏以及脑损害而过早死亡。”

这堂长达1小时35分钟的直播课,一共有4000多人参与,其中有乡镇干部、涉农企业负责人、农牧民合作社负责人和农牧民。

张伯礼回复说,在不同地域与气候条件下,新冠肺炎患者可以表现出不同病状。

法布赞已在欧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目前唯一批准的治疗法布雷病的酶替代治疗药物。(完)

经李昌平团队反馈,这堂直播课结束后,李昌平还在其微信朋友圈点赞说,“这是一堂引领新时代三农发展的直播课”。

LeoLabs在Twitter上写道:“这样的事件凸显出,为了太空的可持续发展,我们需要负责任、及时地让卫星脱离轨道。我们将在未来几天继续关注这一事件并提供最新消息。”

内蒙古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盖志毅表示,中国基层官员开直播这种方式最大的进步在于,“有利于思想观点的公开性,打破了相对神秘和表达含混的官场文化。”“节约了行政成本,提高了效率,拉近了民众距离。”“对于抗‘疫’也是一种很好的防控方式。”(完)

据介绍,该直播课在开播前曾做过预告,因为是战略合作关系,也得到了中国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团队的关注。

快手公司人员梳理发现,疫情期间有代表性的网络直播基层官员还有新疆巴州政协常委、尉犁县副县长何淼,河北蔚县信访局长李海明,辽宁喀左县人大代表、公营子镇党委书记于洋,山西吉县大田窝村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姚晓奎等人。

当地一些民众对乔有世说,用直播的形式为农牧民讲课,其实也是战“疫”的一种新形式,免去了大家的聚集,还安全。

记者从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快手)了解到,疫情暴发以来,远在新疆乌鲁木齐的甘肃定西小伙贾燕胜,在快手上看到通渭县人大代表、华家岭镇副镇长胡荣的直播,得知家乡的抗疫工作缺少防护装备,设法买到两箱共1000只口罩,通过胡荣捐赠给了一线抗“疫”干部。

经过反馈,乔有世发现很多民众都听懂了。“即便听不懂,他们还可以回看。”乔有世说。

乔有世是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树林召镇镇长,他说:“我早就想到要给村民们讲一堂关于产业发展的课,但疫情来了,只好采用直播的形式来实现。”

疫情之下,中国基层官员利用直播抗“疫”,并非乔有世一人。

据称,在一项与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中,阿加糖酶β治疗患者的肾脏、心脏及皮肤中总的GL-3以及各器官中的GL-3均较安慰剂治疗患者出现统计学显著性减少(P<0.001)。另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结果显示,注射用阿加糖酶β治疗患者中的临床事件发生率大幅低于安慰剂治疗患者(肾脏、心脏或脑血管疾病或死亡的发生率)。

这家公司表示,它正在监测这一方法,另外其最新指标显示预测的脱靶距离在15-30米之间。LeoLabs指出,考虑到IRAS的大小(3.6米×3.24米×2.05米),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碰撞的几率,约为1/100。

3月20日,他在达拉特旗以“农业‘合作化’的思路与方法”为主题进行直播。为了让民众都能听懂,他讲的都是“大白话”,讲课全程没有用在他看来拗口的普通话。

“我们没有找到特效药,但是我们有有效方案,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张伯礼说,我国推出的“三药三方”(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在新冠肺炎的治疗中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目前,美国50州已全部出现疫情。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8日13时(北京时间19日1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324例,死亡115例。

乔有世从未想到自己情急之下进行了一堂直播课,会成为“网红”。

“注射剂在美国受限,有没有血必净注射液的替代品”“颗粒剂与汤剂哪个效果更好”“针灸与艾灸效果如何”,在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中,双方讨论了中药药方、针灸、艾灸对新冠肺炎的防治效果等问题。

据张伯礼介绍,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治中,中医药的参与度与广度前所未有。“截至目前,在全国确诊的病例中,中医药参与治疗的病例达到了92.58%,其中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参与比例分别为91.86%和89.4%。”

“从中医角度看,武汉发病时,冬季反常近一个月阴雨连绵,湿气很重,所以表现出‘湿邪’特征较明显,我们称之为‘湿毒疫’。但中国地域大,在比较干燥的甘肃和青海,病人表现出的‘燥邪’比较突出。目前青海没有死亡案例,重症患者也比较少。所以我们推测,在干燥的地方,以湿毒为主要特征的新冠肺炎病情可能相对比较轻。”张伯礼说。

张伯礼说,中国抗击疫情取得了显著进步,关键在于三个经验:一是早发现、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隔离点人群普遍服用中药汤剂,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二是通过方舱医院,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切断病毒的传播途径,有效地调节了医疗资源,为抢救重症患者提供了保障;三是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90%以上患者都使用了中药,缓解了症状,截断了病情的恶化。

“我来自非常干燥的高海拔地区,镇上已出现发热患者,我想知道用于治疗湿毒的新冠肺炎中草药方是否适用于我们干燥地区的人群呢?”斯佩特纳格尔问。

“我压根也没想到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会给我的这堂课点赞。”23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乔有世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还有点不适应。